k彩官方地址

校长携300万网恋奔现,10年后被扫地出门,妻子:

小七 141 0
  在房价高企的当今社会,作为男人,购买房子在某种程度上成了给予女方安全感的一种物质手段,因为有了房子才有家,房子承载着一段婚姻的全部以及一个家庭的温暖,所以对于普通家庭而言,没有特殊原因,大家都不会轻易卖掉自己的住房。   而且一旦双方产生爱情的结晶,房子除了可供居住之用以外,也是孩子用来上学的工具,总而言之,房子对于现在都家庭而言确实太重要了,正是因为房子的巨大财富价值和属性价值,因此,对于房产的处置,有些人会签署所谓的婚前协议,而这种提前的承诺却是一把双刃剑,在特殊阶段却会迸发出巨大的杀伤力,让彼此都受到严重伤害。 丈夫婚前购买房产,10年后却无家可归   57岁的潘隆(化名)被45岁的妻子赵晴天(化名)赶出了家门,让人疑惑的是,房子是当年潘隆婚前全款购买,结果自己如今有房却无家可归,被迫住在60块钱一晚的简陋旅店,身边甚至没有换洗的衣物,吃饭也是饱一顿饿一顿,而潘隆凄凉的现状始于十几年前他的一次为爱冲动。      2009年,离异单身的潘隆在相亲网站认识同样离异单身的赵晴天,即便隔着虚拟的网络,潘隆看到赵晴天年轻貌美的照片时心动之感油然而生,他小心翼翼发消息问对方自己比她大很多岁,自己是否有机会,对方却直爽地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赵晴天的回复让潘隆激动不已。      当时的潘隆在浙江任一所职高的校长,收入尚可,为了这份爱情,他独自一个人开车,携带300万存款前往赵晴天所在的长沙,两人一见如故,为了给对方一个安全感,也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潘隆拿出53万全款购买了一套139平的四室房子。      不仅如此,为了让妻子赵晴天彻底对自己放心,潘隆自愿签署了婚前协议,他白纸黑字清楚表明这套房子作为遗产留给自己以后的孩子,妻子只有居住权,拥有权属于自己的孩子,但前提是需要等自己百年之后才能生效。      时间回到2011年,两人的女儿出生,出于种种因素考量之下,妻子赵晴天带着女儿跟随丈夫潘隆住在浙江,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3年,女儿渐渐长大,潘隆认为长沙教育不错,将妻女送回长沙有利于女儿的教育和成长,夫妻俩就此开始长达4年的两地分居。      在2013年到2017年的4年分居中,潘隆平时在浙江谋生,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到长沙妻女身边,潘隆为了养家糊口,平时也喜欢和他人合伙投资做生意,直到2017年夫妻俩才彻底结束两地分居的状态,潘隆回到了长沙与妻女团聚。      由于长年的分居,即便再次团聚住在一起,夫妻俩的感情也似乎隔了一层纱,平时夫妻俩都是分房而睡,本就已经寡淡的夫妻关系更是雪上加霜,妻子冷淡的态度让潘隆感觉妻子其实从头到尾并没有看上自己这个人,而是自己的钱而已。      从2017年夫妻恢复团聚开始,夫妻俩多次爆发矛盾,比如自从2019年,潘隆因身体原因办理病退后,他全身心投入到生意上,但这在妻子看来完全不是正经行当,赵晴天认为丈夫是在瞎折腾,整天做的事毫无意义,因为如今女儿10岁,这10年都是女方父母在长沙照顾外孙女,甚至用自己的退休金补贴外孙女家用,父母无怨无悔。      而赵晴天指责潘隆10年拿回家的钱不超过5万,基本上都是自己娘家人在帮衬,当初追求自己的时候尚有300万存款,如今反而欠债几十万,潘隆年近花甲却过得贫困潦倒,无法承担起一个家庭的重担。    4年的分居让夫妻同床异梦,彼此爆发出对对方的强烈不满   不仅如此,夫妻俩关于女儿的教育问题也爆发了严重的分歧,妻子表示潘隆买礼物送给老师,丈夫明明有老师的号码,却还将自己送礼给对方的消息发到家长群中,丈夫一边经常找女儿老师聊天,另一边又在鼓动家长让孩子放弃学英语,扬言日语比英语更有前途,这种低情商的做法自己都感到非常尴尬。      最让自己愤怒的是,丈夫喜欢在女儿上课时打电话给女儿,潘隆表示是为了了解女儿的动向,而妻子却认为潘隆的行为严重打扰女儿的学习和生活,警告他不允许再打电话给女儿,妻子的警告并没有得到潘隆的认可,他认为自己从事教育38年,自己肯定比妻子要懂得多。      随着夫妻之间矛盾越来越深,两人也日益频繁爆发争执,潘隆认为这样的婚姻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对夫妻两人的婚姻状况和孩子的抚养问题进行了判决,但并没有对夫妻俩目前居住的房子进行判决。      这套房子成了目前夫妻俩的争议焦点,潘隆认为这是自己婚前53万全款购买,属于自己的婚前财产,自己拥有绝对处置权,自己目前却被妻子赶出家门,着实可笑,这是妻子无理霸占自己的房子。 赵晴天却表示法院已经判决两人离婚,这套房子是潘隆承诺给女儿未来的房产,女儿抚养权判给自己,潘隆只有探望权,既然两人已经不是夫妻,那么潘隆也就不能住在房子里面,两人住在一起势必很尴尬。      而且她担心如果将房子交给潘隆处置,潘隆肯定会变卖房产用来偿还自己的债务,那么自己的女儿将无法就读目前的学校,自己第一段婚姻就因为没有为对方生育子女而离婚,所以当自己在和潘隆第二段婚姻中怀孕后,她很开心,对自己目前的女儿看得比自己还重要,她绝不允许任何损害女儿的行为发生。      除了担心潘隆偿还债务卖房以外,赵晴天还发现潘隆和其他女性的亲密聊天,她害怕潘隆再婚后与其他女人霸占房产,那么自己和女儿将无处可去,这些种种因素是自己抗拒潘隆回家的重要原因。      结束和妻子的争议后,潘隆坦言自己确实有想变卖房产偿还债务的想法,这套房子目前市值一百多万,还债余下的钱给自己养老安置,他其实也不想卖房,但几十万债务实在逼得自己走投无路,除了卖房别无他法,想到卖房要食言损害女儿的利益,他的内心也是痛苦不堪。      潘隆执着卖房的原因得到了潘隆大儿子的认可,大儿子在电话中表示父亲当年在外面有了女儿才向家人宣布实情,面对如此巨大差异的组合,自己曾劝阻过父亲,但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而且父亲每次回浙江老家只能住在姑妈家,左邻右舍的流言蜚语让父亲也感到巨大的压力,他想在老家安置一个家,这样就可以免受舆论的压力。      事已至此,潘隆大儿子在电话中还是劝父亲多为年幼的女儿考虑,毕竟她是整个事件中最无辜的人,自己也不会对父亲的行为过多干涉,希望父亲多加考虑,自己还是希望同父异母的妹妹能够不受影响。      儿子的话让父亲潘隆泪流满面,看得出他内心充满了矛盾和纠结,两难之下,他也无计可施,处置房产成了他目前唯一的渠道,对于妻子将自己赶出家门抵制自己变卖房产的行为,他已经向法院提出了二审判决,准备不日将离开长沙前往浙江老家,直到二审开庭自己再来长沙。      虽然现在自己与赵晴天感情已经彻底破裂,但十多年前与她网恋奔现的一幕依旧历历在目,让人难以忘怀,在离开长沙前,他再次来到两人当年见面的地方,睹物思人,潘隆蹲在路边痛哭失声,他滑落的泪水向人们无言诉说着自己此刻内心的纠结、矛盾、痛苦,当年为爱冲动之下却换来如今的结果,让人唏嘘不已。    浪漫的爱情终归要回归现实,婚姻才是考验爱情的试金石   潘隆与赵晴天相识于虚拟的网络,潘隆千里驱车从浙江到长沙奔现,毫无疑问,当初的他肯定是充满着对爱情的向往,也充满与赵晴天开始新生活的期待,而赵晴天能够甘愿与大自己12岁的男人在一起结婚生子,不管是出于各种原因,有一点值得肯定,赵晴天肯定是愿意与潘隆携手共度一生,否则她不会与潘隆领证结婚以及生育女儿。      他们当初浪漫美好的爱情,却在12年后分崩离析,让人唏嘘的同时,个中原因却有迹可循,婚姻的稳定和幸福离不开夫妻之间的互动与各自责任分工的协调,但这两个要素在潘隆身上体现得并不明显。      4年的分居,看似时间并不算很长,但对他们的婚姻而言却显得隐患重重,因为两人由网恋奔现,起源于激情,却缺乏相当比重的相处互动过程,换句话说,当2017年潘隆回到长沙与妻女团聚时却并没有当初设想那么美好,冷战和矛盾频发的背后说明了两人的感情基础并不牢固。      这其实是当初网恋奔现的快餐婚姻的后遗症,两人在没有深刻了解的前提下结婚生女,是一种对自己和对方都不负责任的态度,何况最让人疑惑的是,两人都曾经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而且两人当初决定结婚的时候年纪并不小,但却依然表现出如同年轻男女般的冲动和盲目,想必一旦被爱情冲昏头脑,这种非理性的行为是很多人的通病,与年龄没有绝对关联。      除了感情不牢固以及4年分居带来的影响以外,潘隆的不成熟也是这段婚姻破裂的重要原因,妻子指责丈夫10年期间到处与他人合伙投资做生意,从当初存款300万到如今亏损巨大,同时10年拿回家的钱不足5万。      从这些信息细节来看,潘隆的事业心值得肯定,但作为男人,再怎么对事业拼搏,如果只顾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操作,不顾妻子的意见和劝告,这种所谓的拼搏就变成了一种固执和自私,只是打着为家庭拼搏的幌子来一意孤行而已。      与此同时,潘隆没有拿钱给自己,也很少承担对女儿的抚养和教育责任,自己作为丈夫和父亲却成了甩手掌柜,将担子扔给了妻子和岳父母,这无疑是自己责任的缺失,恋爱可以天马行空纯粹恋爱,但到了婚姻阶段,除了爱情以外,更多的是需要我们体现对家庭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自己的小家庭尚且没有安置妥当又如何谈及拼搏呢?那不过是一个伪命题罢了。    承诺是人品的体现,更是责任感的彰显   两人为了这套婚前房产争执不断,置十几年的感情于不顾,从情感角度而言,潘隆作为男人,相信当初签订这份婚前协议的初衷是表达自己的决心与忠心,可以肯定的是,当初如日中天的潘隆绝不会想到如今自己的落魄,53万相比于当初自己300万的存款而言,他拥有签署这份婚前协议的条件和决心。      时过境迁,这套当初的房产如今成了他的保命符,他急需要套现解决自己目前的困境,这其实也就是说在现实面前,所谓的人性被一览无遗,所谓的承诺成了一纸空文,毫无一个男人的担当可言,正所谓“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拿着当初承诺给女儿的利益来满足自己的私心,于丈夫角色而言,他并不合格,于父亲角色而言,他极不称职。      都说父爱如山,父亲无论如何都不会侵犯子女的权益,为了子女,父亲甚至可以不顾自己的私利,可是在本文中,潘隆这座女儿的靠山却成了移动的冰山,平心而论,不管法律如何判决和处置这套房产,但就从人的情感角度来说,潘隆执意要回房产的要求或许合法,但却丧失了基本的人性温度,也将自己钉在了“食言”的耻辱柱上。      古有“一诺千金”的美谈,即使在如今的社会中,诺言的严肃性同样值得被重视,尤其是一个男人对妻子和子女的承诺,这种承诺除特殊可以理解的原因以外,任何行为的毁约都是对自己人品和责任感的摧毁,解决了自己目前的困境,但必然让自己陷入众叛亲离的艰难境地,晚年或许更会成为自己的噩梦,三思而行,有些伤害一旦形成,留给自己的将是终身悔恨。      你们如何看待丈夫潘隆坚持索要自己婚前购买的这套房产呢?他的行为对妻子和女儿公平吗?欢迎大家留言讨论,谢谢!


这是水淼·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21-05-02 12:55:10)